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 时间:2019-05-14
  • 点击率:

作者:弹痕

本文为8090军事独家纵览公众号原创文章,欢迎转载,如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公众号8090军事独家纵览及作者信息,并且在公众号留言转载,获得授权,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欢迎朋友圈及微信群转发本文,无需授权)

1772年对波兰的瓜分并没有满足俄、普、奥三国的胃口,相反,却进一步刺激了三国彻底吞并波兰的野心。而国土被瓜分的耻辱也极大地刺激了波兰国内下层贵族和城市资产阶级的强烈不满,到18世纪80年代,以马拉赫夫斯基为领袖的“爱国主义党”在波兰国内开展各种活动,呼吁效仿俄国进行改革。他们提出要改善农奴地位,并得到国家保护;要求市民阶层和中小贵族获得更多的政治权利,并取消大贵族的政治特权。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爱国主义党”的活动在波兰国内得到了较多的支持,在1788年至1792年召开的“四年议会”中,“爱国主义党”获得了多数席位。议会通过了改革税收,改善政府财政收入、将军队扩充至10万人,并改善波兰武装力量结构等多项决议,并通过了《五·三宪法》废除了国王选举制和上层贵族“自由否决权”,改用多数通过的表决制。这一改革如能付诸实施,波兰将能改变国内四分五裂的状态,整合各阶层力量全面提升国力。这自然是沙皇俄国所不愿看见的,因为一旦这些改革付诸实施,俄国对波兰的吞并将会更加困难甚至无法实现。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但俄国还没来得及行动,波兰的上层贵族们就已经坐不住了。以波兰军队统帅布拉尼茨基为首的国会军事委员会不断制造各种障碍阻碍军队扩充,甚至把本就有限的军队从边境撤回内地,意图发动军事政变。1791年,《五·三宪法》正式通过,布拉尼茨基等人逃往圣彼得堡,寻求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帮助。波兰国内的上层贵族也对改革处处抵制,改革进展缓慢。而沙皇俄国却一刻也坐不住,积极联络普鲁士和奥地利准备对波兰进行武力干涉。1792年5月18日,俄国以波兰改革派是“雅各宾主义”为由派遣10万大军入侵波兰。6月,普鲁士也以保护普鲁士边境“不受雅各宾派的传染”为由宣布废除1790年与波兰签订的同盟条约,派遣军队进入波兰境内。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1793年1月23日,俄国同普鲁士签订了第二次瓜分波兰的协定。波兰上层贵族迫不及地表示:只有俄罗斯才能拯救波兰,否则波兰将会永远受到奴役。但波兰再一次遭到瓜分更加激起了波兰国内民众的激愤,法国大革命思想的传播也唤起了波兰社会广泛的民族意识。1794年3月24日,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的波兰爱国者考斯丘什科发动起义,并在克拉科夫附近与俄军的作战中获得了胜利,在这次胜利的感染下,波兰各地也相继爆发起义。4月17日,华沙民众发动起义,并从俄国军队手中解放了华沙。到达华沙后的考斯丘什科提出,只有获得包括农奴在内的所有波兰人民的支持,波兰民族解放才有成功的可能。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考斯丘什科的这一提议无疑是正确的,但却导致原本支持起义的下层贵族也很快站到了俄国一方。下层贵族虽然也有爱国情怀,但盘剥和压迫农奴是他们赖以维持“体面”生活的手段。考斯丘什科的政策虽然能拯救波兰,却必然需要下层贵族出让一部分利益,而在自身利益面前,波兰贵族是寸步不让的。1794年5月,俄国和普鲁士军队联合对华沙进行围困,波兰人民同侵略军进行了殊死决战,但终因力量悬殊以及贵族出卖而失败,考斯丘什科兵败被俘。11月,俄军在名将苏沃洛夫的率领下占领华沙。起义失败后,俄国和普鲁士于1795签订了第三次瓜分波兰协定,波兰被彻底瓜分。拿破仑战争期间,波兰贵族依附拿破仑一度获得了短暂独立,但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的维也纳会议正式确认了瓜分波兰的合法性。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1917年,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俄国宣告解体。1918年8月29日,苏维埃俄国宣布废除沙俄政府同普鲁士和奥地利缔结的一系列瓜分波兰的协定,尊重波兰人民独立的权利。1918年11月,波兰在协约国的支持下恢复独立。独立之处的波兰力图恢复1772年以前的疆界,于是趁苏俄陷入内战的时机派兵进入立陶宛、乌克兰和白俄罗斯。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1919年12月22日,苏俄外交人民委员会照会波兰政府,希望以谈判的方式解决苏波之间的争端及边界划定问题。但波兰政府认为苏俄正陷入同白卫军及外国干涉军的作战中,正是波兰扩张领土的大好时机,回绝了苏俄的提议,并对波兰国内建议接受苏俄提议进行谈判的左翼派别进行了血腥镇压。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1920年1月28日,苏俄政府再次发表声明,在承认波兰对白俄罗斯、立陶宛和乌克兰的实际占领的前提下同波兰进行谈判。但波兰对苏俄的声明并未理会,继续扩大进攻。1920年4月,波兰军队占领基辅,苏波战争全面爆发。波兰对苏俄的武装入侵点燃了苏俄国内的强烈愤慨,不仅工人农民踊跃参军,就连前沙俄官兵也纷纷捐弃前嫌加入红军,前沙俄西南方面军司令、一战英雄布鲁西洛夫在《真理报》上号召前沙俄官兵放下政治和立场分歧,以生命保卫祖国。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6月,红军夺回基辅,并于7月推进波兰境内。由于苏俄政府错误判断了形势,加上协约国对波兰的全力援助,但最主要的是波兰国内民众在外国军队进入波兰从内心深处的厌恶,红军最终兵败波兰城下。1921年3月18日,苏俄同波兰签订《里加条约》,苏波战争以波兰的胜利宣告结束。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独立之初的波兰本来可以利用苏俄和德国一战后的时机改善同这两个强邻的关系,为自身发展争取足够的时间。但掌权的波兰上层对外两面得罪,不仅割占苏俄大量领土,也趁着德国战败获取了大片土地。当然,波兰希望恢复1772年以前的领土范围,重新塑造大国地位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但大国地位是需要实力为支撑的,而独立后的波兰在国内建设上几乎毫无建树,各派贵族依旧沉浸在对权力的争夺中,即使是毕苏斯基的铁腕手段也未能让这种无休止的内耗彻底停止。到20世纪30年代,苏联和德国已经在经济和军事上实现了重新崛起,而波兰则依旧停滞不前。但波兰的扩张野心却丝毫没有衰减,直到苏台德危机期间都不忘顺便瓜分捷克斯洛伐克。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二战爆发前,预感到危机的苏联提议与波兰签订共同防御协定,虽然波兰人多半不知道什么是假道伐虢,但出于对俄国一贯的不信任,还是拒绝了。说起来波兰的政策倒是有点远交近攻的意思,但远交近攻适用的是实力处在大致水平上的国家而言的,当双方处在战略均势状态,即使是微小的外力介入也能改变最终的结局。而波兰同德国以及苏联的国力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与之结交的英法要想援助必须使出全力才能保证波兰的安全,而惯于驱使别人火中取栗的英法很显然不会为了波兰冒这个险。现代波兰虽然已经结束了少数上层贵族把持国内政治的时代,但在对外政策上依旧是意图依靠北约来牵制宿敌俄罗斯。


溺于过往困于现在的波兰(下)


而在国内,政治家们不愿出让哪怕极其微小的利益来推动内部的改革这一传统似乎被很好的延续了下来。这就使得波兰的一系列操作外人很看懂,但只要明白了波兰政治的三大要素:波兰是个大国;波兰是神圣的,但波兰政治家的个人利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解决外患最好的办法是寻求外援,那么波兰的一系列动作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客服QQ: 点击这里
地址:台州市寨金路899号电子时代广场5116室 客服QQ:329435596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08980-89895656

服务时间:7X10小时